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会员中心| 中国学人网_专业的上海落户政策咨询服务网站!

最关注的事情始终是户口: “上海人”三个字是长在心口的一根刺

2016-04-18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徐双 点击:

分享到:

父母跟阿拉相处不太像亲人,更像客人
徐瑞康黄婷婷在羡慕陈建荣少年时代能留在上海,而陈建荣也在羡慕着他们。在介绍徐家黄家经历的时候,他说:“他们比阿拉好,是跟着父母一起去的。”

最关注的事情始终是户口: “上海人”三个字是长在心口的一根刺

陈建荣说,这两年他细一思量,发现自己早在几十年前,就做了一名留守儿童,“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相处,分离,千人一例,大家的感情都是一样的。阿拉这一代人没有抱怨,觉得一切都很自然,但回过头想想,这种事还是越少越好。现在我看一些讲述留守儿童的纪录片,对他们的心情非常理解,他们内心肯定很痛苦,他们对亲情的渴望和要求都是最真实的,挡都挡不住,稀释也稀释不了。就像我当时一样,读书不要,什么考大学,什么发展,我啥都不要,就要和父母呆在一起。”
当父母因为安徽教学质量不好,不得已把陈建荣再送回上海的时候,他哭得很伤心,他还记得自己说:某某叔叔高中毕业,他会做代数,我就跟着他学好了。
这样的哭泣在他小学时每年要发生两次。“寒假暑假去山里的时候很开心,不过假期总有结束的时候,要回上海了,我很不想回去,想呆在父母身边,呆在父母身边的感觉和独自在上海生活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可是没有办法,必须要回来,怎么办?我上车的时候就开始哭,一路哭哭啼啼,回到上海还要哭三天,哭满三天,算是哭醒,接受现实了。这个时候就开始跟上海的小朋友一起白相了。”
和父母难得相聚,所以彼此之间相处的关系有点微妙。陈建荣记得两个细节:一次是妈妈回家探亲,一天早上送我去上学,路上我看到油条大饼吵着要吃。妈妈一开始想省点钱,说算了不要买了。我就有点生气了,妈妈马上掏出钱来说吃吧吃吧。事后我想想自己实在不懂事,很愧疚。还有一次是我已经读高中了,爸爸回来探亲,埃个辰光,电视机很少,他去隔壁人家家里看电视,我对他讲隔壁人家小姑娘要高考,你别去看了。这件小事,阿拉父子俩有点小争执,弄得不开心。第二天他要去山里,一早就起床了,其实我也很早就醒了,想想和他昨晚有点不愉快,心里很难过。可毕竟年纪大了,我只能克制着自己,偷偷地哭。这两个片段,我印象很深,就是说,和父母相处分分秒秒阿拉都很珍惜,相处的那些瞬间,大人很在乎,小孩也很在乎。而且由于长久不在一起的缘故,父母跟阿拉的相处有点不太像亲人,更像是客人之间的关系。如果一直生活在一起的,闹点小矛盾么闹好了,过两天也就好了,可由于没在一起,就特别在意。
陈建国说他性格上更为“硬气”一点,大概作为哥哥,他不能像弟弟那样,难受了就哭,而是得担当起一个老大的责任。他所记得的细节是:小时候阿拉蛮皮的,有时人家会说两句,对我来说最触心境的话是,这家人家两个小孩是没爷娘教育的。对我来说这是一句骂得最厉害的话,这个时候我有点怨父母,心想你们为什么要到那里去,害得阿拉要被人家讲。在学校里老师知道阿拉是支内职工子女,但同学不了解,他们问阿拉父母在哪里,我说在安徽。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同学们一致认为我父母是被抓进去吃官司了,因为安徽有很多劳改农场,他们会说,什么支内,是骗人的呀,到安徽去么肯定是到劳改农场去了。从小我就觉得自己有嘴说不清,很多事只能闷在心里,压力老大的,让我觉得对生活很厌倦。
父母不在身边,有一些好的邻居会帮衬一下,但也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会欺负这两个小孩。陈建国说被骗掉钱的事情也曾发生过,所以他对人始终有一种防备之心。“在那么小的孩子身上有那种性格其实是一种扭曲吧。”他说。
那一段经历,对于陈建国的正面影响是,他感觉自己对生活的感悟不一样,对生活甜酸苦辣的感受比一般人要深。他独立生活的能力也远远高于同龄人。“这16年,我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只有吃过苦的人,才更知道今天的好。很多同龄人,一直在父母身边,没怎么吃过苦,所以也没有意识到今天的好,而这其中的反差我感受得很深。”当然,也有深深的遗憾,“我没有享受过童年期,少年期。”
这样的遗憾,陈建荣也深有体会。现在,他坐在能看得到黄浦江江景的办公室内回忆过去的往事,在记忆中,他没有和父母一起在黄浦江畔留念的照片。“最大的影响就是童年少年青年时期,没有跟父母呆在一起,失去了很多阖家欢乐的内容。人家一家人出去白相,我好像从来没有和父母一起旅游过,一起看电影,这些都没有的。我们没有带着仇恨去回忆这段历史,但就是感到我缺失了这一块,是记忆中的缺失。现在看自己和孩子的关系,如果儿子在学校里呆一个星期不回来,我感觉时间很漫长,我希望孩子能呆在自己身边,这是过去自己不呆在父母身边的一种条件反射。”
陈建国陈建荣兄弟俩多少还是幸运的,陈建国1976年进了杨浦发电厂工作,现在在工作上发展得不错。陈建荣1981年参加高考考上了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进了电视台工作。读大学时暑假去山里,陈建荣还常常被爸妈的同事叫去,要作为“榜样”的身份去和他们的子女谈谈。和他们兄弟俩一样,同样被留在上海的二代子弟并不在少数,子女的教育成了远在山沟里,鞭长莫及的父母的一大心事。由于父母不在身边,缺乏管教,孩子“轧坏道”的也有一些。“以前觉得父母和孩子分开,没什么影响,其实影响还是很大的。我们是没学坏,但学坏的人也有很多。有的不学好,父母就很担心,让我去和他们的孩子谈谈,他们希望我的故事来感化他。对孩子来说,家庭的完整不完整,对人格的建立,是很重要的,如果缺失,是老容易豁边的。”
徐家故事3:
到昆山,一个山沟沟跳到另一个山沟沟
在陈建国陈建荣为不能为呆在父母身边而难过的时候,黄婷婷徐瑞康在为不能回上海而忧伤。
在上海的探亲假期总过得很快,到了要回去的日子,黄婷婷总忍不住伤心,要落泪。“我想我本身是上海人,为啥要到山里去。火车缓缓启动的时候,我就特别伤心,但也知道是没办法的。等到火车开到商丘,是盐碱地,望出去一望无际,寸草不生,这个时候又觉得特别难过。”这种情绪,在上海就已经表现出来了。“晚上四五点,我看着下班的人流,心想如果我也是这人群中的一员那就好了,我很想融入其中。如果能成为其中的一员,那就太幸福了。”
学人论坛网友 热门文章 推荐
学人论坛网友 置顶文章 推荐
学人论坛网友 最新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