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会员中心| 中国学人网_专业的上海落户政策咨询服务网站!
当前位置:中国学人网>留学应届>综合>正文

2016年上海户口申办条件有哪些户籍改革制度

2016-05-2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徐双 点击:

分享到:

关于更换户口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户口簿上的大名应该是叫赵继琼,赵群英只不过是她的亲人、朋友、同事已经叫习惯了的小名。
  作为重庆户改推出后“农转非”的代表人物,一个月之后,赵群英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每天,这个城市都有大小报纸、电视台的记者,打电话到赵群英的单位——重庆百事达汽车销售公司。
 为此很烦恼,但是这种烦恼却给她带来了额外的收益。百事达公司的老总听说赵群英上了电视,登了报纸,觉得公司很有面子,特地把赵群英叫到办公室,奖励了她一个信封——里面装了500块钱。
  每个月的薪水只有1000多块钱,这多出来的500块奖金,刚开始一度令赵群英很兴奋,可以给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刘俊杰多买点他喜欢吃的好东西。
 的同事没有这个奖励,正是因为她的同事都没有,赵群英的烦恼才因此而生。
 尽管赵群英的员工牌上的名字仍然是赵群英,但是她的同事总是笑嘻嘻地开始改口叫她赵继琼,赵群英还不太适应同事们这样称呼她。

 她甚至发短信给一位采访过她的来自京城报社的记者,问可不可以不要再写她的故事了,她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太出名了不好。
  这种变故都发生在8月7日。
赵群英身份证上的地址,是重庆市垫江县曹回乡马竹村4组,这个地址跟她的丈夫刘世中的一模一样。
今年刘世中比她大两岁,也在百事达公司工作。
  刘世中干的是汽车维修,赵群英什么都不会,刚出来那会儿,嘴巴也笨,做不成销售。但刘世中坚持认为自己老婆还是能干点什么事情,最终在百事达的客服中心的休息区内,为赵群英谋了份端茶送水的工作。
本不是马竹村的,是在曹回乡的龙桥村,按照村里的规矩,嫁出去的姑娘就得随夫家的户口,进而也分不到本村的田地。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在重庆垫江县曹回乡的村子里,被普遍视为姑娘们的一种美德。
  赵群英已经记不得自己和丈夫在老家里还有几亩地,隐约记得大概还有四亩或者更多,但赵群英清楚地记得自己儿时放牛和割猪草的情形,但是采访她的记者们对于赵群英小时候是如何割猪草,如何放牛,如何把割下来的草放进背篓里,又如何把不听使唤的牛牵回家的故事,似乎并不十分感兴趣,记者们总是提问她,你会不会把土地卖给政府?现在还回不回家种田种地收稻谷?
  显然,被问得烦了,每天都在重复这些机械的问答很是累人。赵群英越发挂念着在江南小学读书的儿子,现在正在上着什么课。
  但赵群英还是得礼貌地回答所有关心自己的生活的人。从前几乎没有任何人关心她自己,现在一下子,几乎从世界上的各个角落里钻了出来,连公司领导对自己的态度都变得比以前热情多了。
 空闲的时候,赵群英开始回忆起自己的家庭,赵群英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哥哥远在福州工作,姐姐和弟弟混得不咋样,但都在重庆市里。
喜欢这座火热的城市。
  巨大的城市,像一块磁铁一样,将赵群英以及她所见到的一切,都牢牢的吸附在手心里,至今,赵群英仍然记得她刚出家门的那个场景。
  17岁那年,赵群英出了家门。她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抵达东莞。
  去之前,赵群英并没有得到任何工作;去了东莞的头几日,赵群英仍然没有找到任何工作,反而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误解,直到19年后的今天,赵群英坐在明亮的客服服务中心茶几旁时,对当时发生的那一刻仍然记忆犹新。
  垫江之于重庆,犹如沿海之于内地;而垫江之于东莞,令赵群英一下子,就在那个陌生的世界里迷失了方向。
  坐了两天两夜火车的赵群英,昏头昏脑地跟着老乡江中梅去了她的厂子,谁想江中梅的厂门卫不让赵群英进来,无论江中梅怎么说,门卫就是不让进,说赵群英并不是厂里面的工人。
  后来,赵群英进了另外一个老乡工作的厂里,一倒头就睡着了,赵群英的那个尚且不知道名字的老乡,住的是厂里面给工人住的高低铺子,一栋房屋都是这种通铺,赵群英刚躺下的时候,脑子里还是火车上哐当哐当的声音。
  迷糊中赵群英醒来上走廊上了趟厕所,完事后回来,还是那个有着高低铺的房间,还是那张床,赵群英继续蒙头大睡。
  待她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的老乡不见了,陌生的男人站在赵群英的床前,赵群英的行李也不见了。

  那种对于陌生世界的害怕,令17岁的农村小姑娘赵群英愈发惶恐起来,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走错了房间。赵群英开始跟那个男人理论,问他我的老乡江中梅和自己的行李哪里去了。

  那人也很奇怪,床铺上突然出了一个女人来。后来理论得烦了,加上亦然十分不解这个陌生女人的奇怪问题,便觉得她精神有问题。
那个着急啊,她已经不再想问自己的行李和自己的老乡去了哪里,她开始争辩自己的精神没有任何问题,哪知道越争辩,对方越觉得自己有问题,最终有人通知了厂里的门卫,大家准备把这个患了“精神病的女人”赶出厂去。

 无比委屈地哭了起来,正在往厂外走的时候,先前把赵群英偷偷领进厂里的老乡突然像天兵一样出现了。
由此找回了行李,在东莞找到了工作,每个月给300块钱,自己用100,剩余的200全部通过邮局寄回重庆垫江县曹回乡龙桥村。

  那段日子令赵群英印象深刻,东莞的这家工厂是做电子管的,赵群英每天工作了之后就开始想家,想家了之后就开始写信。

  就这样,垫江县曹回乡龙桥村的赵群英,在东莞呆了四年。
 从来没有想到这个自称来自京城的记者会问她,结婚之前谈过几次恋爱,这类稀奇古怪的问题。
,要如实写就她的生活,要知道她是跟城里人“耍朋友”还是跟村里人“耍朋友”。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涨红了脸,把头埋得很低,但见到那个记者那么认真地拿着本子在记,放着录音笔在录,赵群英小声地用重庆话回答他,在结婚之前耍过两个。

  但在东莞的时候没有耍过朋友,因为她记得妈妈说过,太远了不好。因此,现在的老公刘世中就是相邻马竹村的。
从回来之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刘世中,刘世中很能干,念过高中,会汽车维修。1997年赵群英决定嫁给刘世中,1999年儿子刘俊杰就出生了,这个时候刘世中都在重庆城里工作,赵群英的婆婆带孙子,赵群英一人无所事事的呆在马竹村。
学人论坛网友 热门文章 推荐
学人论坛网友 置顶文章 推荐
学人论坛网友 最新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