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二孩时代”的压力不能都交给家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17-01-19 11:13  浏览次数:15447
核心提示:二孩,生还是不生,这是个问题。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对许多适龄夫妇来说,纠结观望恐怕是最真实的心理写照。让她们犹豫不决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公共服务缺乏,特别是社会托管服务欠缺。 父母有需求可服务跟不上 因为养是影响生的重要因素。孙静委员摆出
  二孩,生还是不生,这是个问题。“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对许多适龄夫妇来说,纠结观望恐怕是最真实的心理写照。让她们犹豫不决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公共服务缺乏,特别是社会托管服务欠缺。

  父母有需求可服务跟不上

  “因为‘养’是影响‘生’的重要因素。”孙静委员摆出本市0—3岁婴幼儿托管需求调查的一组数据,88%的上海户籍家庭需要托育服务,2周岁是他们普遍认为的合适托育年龄。本市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需要托育服务,而民办幼儿园等合计招生幼儿数仅为1.4万名。另一项本市数据显示,目前0—3岁儿童家庭中有近80%的日间看护者为祖辈,近50%的祖辈感到“无可奈何”,特别是照顾过“一孩”的老人不愿再照顾“二孩”的比例在上升。

  为0—3岁的孩子提供托育服务为何这么难?黄绮委员经过调研后分析,机构内提供的资源不断萎缩是一大因素。以教育系统为例,为确保本市幼儿园3—6岁儿童入园,公办幼儿园已基本取消3岁以下的婴幼儿托班服务。另一方面,社会力量申请开办托育服务困难重重,运作不规范。“社会力量开办的早教机构没有托育服务资质,但因为有社会需求,仍有机构偷偷开设托育班。”黄绮说,这些机构办学的经济、财力、场所、人员等很难达到教育、民政部门等出台的社会办学要求,且国家尚未出台关于托儿所、早教中心等其他学前教育机构的管理规定。因此,尽管社会有需求,由于主管单位不明、监管单位多头等因素,申请开设托育服务的机构困难重重。

  “另外,我国对0—3岁婴幼儿教育的政策环境不清晰。”黄绮说,比如对经费来源、师资标准、社会力量办学等方面没有明确规定,缺乏政策规范和引导。与幼儿园发展相比,面向0—3岁的托儿所在人力、经费以及场地等方面都存在无法得到保障的问题。李培红委员去企业调研时发现,年轻白领、企业工人都希望企业能办托幼机构,但政策瓶颈却让企业望而止步。

02
 
(文/beike)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beike原创作品,作者: beike。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sh112.com/jiaoyu/rituo/14159.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9853277@qq.com。
0相关评论
相关推荐
精彩图片
快速投稿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

我要投稿

投稿须知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9853277@qq.com
人才服务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21178号-1
人才落户上海咨询电话:021-64878756

联系地址:上海市天钥桥路518号1405室。热线:133-700-44850

沪ICP备110211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