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郑爽代孕机构到底是哪一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1-22 18:52  浏览次数:634
核心提示:近日,“代孕”一词因明星疑似“代孕欲弃养”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事实上,中国明令禁止代孕,但 “代孕黑产”仍悄然存在。由于代

近日,“代孕”一词因明星疑似“代孕欲弃养”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事实上,中国明令禁止代孕,但 “代孕黑产”仍悄然存在。由于代孕背后的市场及巨额利润,各种非法代孕中介应运而生。据媒体调查,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地下代孕中介已达400多家,一单交易可达上百万元,利润率达到30%至60%。

演员郑爽与男友张恒“疑似代孕后弃养”事件发生后,迅速成为舆论焦点。1月20日,《法人》记者获悉,目前身在四川的某公司负责人梁齐(化名),自称自己的公司是郑爽和张恒委托的代孕中介。“郑爽的两个孩子都一岁多了,她到现在还欠着我们6.8万美元的服务费没给。”梁齐向《法人》记者透露,从21世纪初到现在,他已在非法代孕中介这条“地下产业链”上浸淫了十多年。

梁齐表示,自己有三家公司,其中两家公司注册地在美国和柬埔寨,另一家公司在国内。通过梁的描述,记者查询发现,他口中的国内公司为神州****有限公司,而他本人是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已处于被吊销状态。

针对郑爽与张恒事件,梁齐表示自己也“很受伤”。“郑爽与张恒是在2018年秋天与公司签订的合同,选择的套餐是16.8万美元的,即不对孩子进行性别选择的‘生男生女都一样’套餐。现在’服务‘过程早已结束,两个孩子也都非常健康,他们却只付给我们10万美元,6.8万美元的尾款一直拖着不给。”梁齐向记者表示,“他们(郑爽和张恒)一开始得知授精成功了,高兴得不得了,还给我们工作人员发了红包,我到现在还有截图为证。但孩子五六个月大的时候,他们似乎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几乎从不打听孩子的情况,就跟没这俩孩子似的。”

关于与郑爽和张恒的尾款纠纷,梁齐表示,他俩必须把尾款缴纳了;而且孩子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承认也没用。

随后,记者要求梁齐出示接受郑爽委托代孕服务的合同及相关证据,梁齐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拒绝提供。

梁齐向记者表示,中国的地下跨境代孕服务中介数量不菲。由于国内“代孕”属于违法行为,一些急于生子的国民,就去偷偷找这些中介机构。梁齐甚至向记者炫耀,他们服务过不少明星和名人,“郑和张原先感情甜蜜,就提出来要做代孕,整个过程也并不复杂。”

代孕俗称“借腹生子”,是指女性接受他人委托,用人工生育方式为委托方生育孩子的行为。在中国,代孕行为被明确禁止。也就是说,无论是出钱的客户,还是借此牟利的中介以及代孕者,都是违法的。

包括梁齐在内的一些人,对“代孕违法”不理解,认为只要双方自愿,确实有需要,代孕应该被允许。但事实上,代孕会带来很多问题,而“弃养”就是其中之一。其他一些诸如法律问题、伦理问题、健康问题,乃至社会问题都很棘手。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各国对待代孕的态度虽然有所不同,但无一不存在争议的原因。

可以说,“郑爽疑似代孕后弃养”事件,进一步揭开了“代孕黑产”,将代孕背后的问题和争议,再次暴露于阳光之下。“打胎”“弃养”“让别人领养”——这些刺眼的词汇所暴露出的,是对生命的漠视、道德的沦丧和人性的缺失。

且不说梁齐所称的自己公司系“郑爽委托代孕机构”和“尚有6.8万元尾款未结”是否属实,单就他爆料“代孕黑产”盛行的现实,就足以令人倒吸一口凉气。盼子心切可以理解,但再心切,也不要触碰法律和道德的底线,期待监管部门对“代孕黑产”加大打击力度,让违法者无处遁形。


相关阅读:

张恒律师发声:郑爽主动借2000万,170万美国生孩子,750万两人花

对于这起借贷纠纷,张恒方面否认了“创业借款”的说法,称是郑爽主动为之,而这笔借款很大部分花在郑张二人共同生活以及赴美“生”子上。

代孕、弃养、借贷纠纷……热搜体质女演员郑爽与前男友张恒的瓜越吃越大。

今日上午,郑爽与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审理,时代财经联系到该案件中张恒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俊。

对于这起借贷纠纷,张恒方面否认了“创业借款”的说法,称是郑爽主动为之,而这笔借款很大部分花在郑张二人共同生活以及赴美“生”子上。

疑似“郑爽委托代孕中介”浮出水面,受访者爆料“代孕黑产”

“170多万花在孩子上了”

在这起借贷纠纷案中,郑爽作为原告,要求张恒偿还借款2000万。周俊表示,张恒方一审败诉原因是郑爽方提供了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

据周俊所说,2018年11月份,郑爽在微信上问张恒:“2000万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当时张恒正在酒吧,就回了一句:“那就当是我借的吧。”

因此,一审时法院认定了他们之间的借款关系。

但周俊认为,张恒说出“那就当是我借的吧”这句话是有前提的。

按周俊的说法,这段聊天发生时,两人已经是同居关系。此前,张恒自己有稳定的工作。两人恋爱后,张恒兼职为郑爽打理一些业务,包括一部分经纪工作。之后郑爽觉得张恒做得不错,要求他辞职,两人一起去开公司。

周俊告诉时代财经,“张恒很要面子,觉得兼职帮郑爽做事,两人至少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如果全职来为郑爽打工,那两个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就打破了,所以张恒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在这个时候,郑爽便提出了2000万这件事。

据悉,郑爽曾口头告诉张恒,“你不拿工资也可以,我一次性给你2000万,然后你帮我赚钱,就等于还给我了。”后来,郑爽在聊天中再一次提到这件事,并称“那以后我们一个月见一次面就好了。”

周俊认为郑爽在此时说这句话另有目的,“其实就是用这个来威胁他(张恒),如果不辞职,如果不接受郑爽的2000万,两个人就解除现在的同居关系。”

但是在法庭上,郑爽方面表示,张恒是因为要创业,跟郑爽借了2000万。

对于这样的说法,周俊无法同意,“首先,张恒从来没有主动问过郑爽借钱;其次,拿到2000万之后,张恒就辞职了,全职为郑爽服务,也不存在拿这个钱去创业。”

据悉,法院也曾问郑爽方,“张恒借钱去创业是去做什么?”对此郑爽方面的回复是“并不知情”。

今日上午,周俊在法庭上表示:“郑爽是给了张恒2000万,如果这算借款,那事实上张恒帮郑爽做经纪人,搭建平台、经营公司以及当时他自己出镜与郑爽录综艺节目,一分钱都没有拿过,所以,相对的,也就把这笔钱还了。”

周俊告诉时代财经:“2018年11月张恒拿到钱,12月两个人注册了两家公司,12月底两个人就去美国了。”

周俊认为一审对事实部分的调查不清楚,他们收集到的证据显示,张恒拿到的这2000万中有750万是花在张恒和郑爽的共同生活费用、公司员工的工资、公司的装修、投资郑爽所开的一家服装公司以及孩子身上,此外,至少有170多万花在了孩子身上。

而对于这个孩子的解释,周俊表示,大家现在都知道这个事,“我只能告诉你,是花在了孩子身上。”

合开公司一地鸡毛

2018年7月26日,有媒体拍到演员郑爽与综艺节目《这!就是铁甲》的赛事总监张恒约会,两人行为亲密,恋情随即曝光。

郑爽和张恒也不藏着掖着,爱得十分高调,一度被外界认为会步入婚姻殿堂。除此之外,两人还合伙开公司。

谁料到,亲密关系持续一年左右,郑爽与张恒的感情便出现危机。

2019年10月,郑爽在综艺节目《女儿们的恋爱》现场与张恒起争执后大哭。两个月后,便有媒体爆料两人早前已分手,双方之间还有经济纠纷。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2月,郑爽和张恒开了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谷座”),法定代表人为张恒,大股东为郑爽,持股比例68%,二股东为张恒,持股比例32%。鲸谷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实缴1020万元。

疑似“郑爽委托代孕中介”浮出水面,受访者爆料“代孕黑产”

图片来源:天眼查

而鲸谷座下面有一家全资子公司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乖乖”),法定代表人同样为张恒。鲸乖乖运营的一款“M77”手机软件,相当于郑爽的粉丝聚集地。通过鲸谷座,郑爽间接持有鲸乖乖48.96%的股份,为鲸乖乖实际受益人,而张恒间接持有鲸乖乖23.04%的股份。

疑似“郑爽委托代孕中介”浮出水面,受访者爆料“代孕黑产”

图片来源:天眼查

那郑爽方面所说张恒借钱去创业,是否就是创立了这两家公司呢?

对此周俊解释道:“投资公司的钱和郑爽给张恒的2000万是两码事,鲸谷座和鲸乖乖是郑爽另外投资了1020万。”

据周俊所说,两家公司为郑爽开发、运营个人社交平台M77,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但是为郑爽服务后,营业收入是零,郑爽没有支付任何费用,造成公司累计亏损超过1000万元。虽然投资公司的钱都是郑爽出的,但是公司的注册资本是用来维持公司运营和偿付对外债务的,如果股东把钱都用在自己身上,事实上就是侵害了其他股东及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据媒体报道,2020年8月,鲸乖乖因拖欠多名员工工资被起诉。天眼查显示,2020年8月,王一婧起诉鲸乖乖,执行标的为10000元。然而,鲸乖乖并没有在指定时间内履行给付义务,于是作为鲸乖乖法定代表人的张恒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疑似“郑爽委托代孕中介”浮出水面,受访者爆料“代孕黑产”

图片来源:天眼查

对此周俊表示,事实上是公司被起诉,因为公司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所以按照法律规定,是可以把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的,“所以很多媒体说张恒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是不准确的。”

但由于两人此前是恋人关系,公司财产与个人财产“剪不断理还乱”。

周俊称,郑爽给张恒的2000万是打到张恒的理财账户上,这个账户上还有张恒本身的存款、投资收益以及父母给的钱,而鲸谷和鲸乖乖的办公室装修以及购买办公电脑的费用,都是从这个账户支付的。因为郑爽方面要求保全财产,现在法院已经查封了张恒所有银行账户,账户资金总计1500万。

2021年1月15日,张恒发布申明称,“因与郑爽经营理念不同,已于2019年11月分别辞去鲸谷座、鲸乖乖两家公司执行董事与总经理职务,并分别于2019年11月18日、2019年11月25日将鲸谷座、鲸乖乖的相关证照、公章、财务章、合同章、发票章以及所有记账凭证、内部财务凭证、合同等移交给郑爽授权委托的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赵嘉炜律师,本人自此不再参与鲸谷座、鲸乖乖两家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并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等相关事宜。”

一位知情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2019年,郑爽的律师把所有的文件、公章都拿走了,然后才让员工起诉张恒。”

对于此案件,周俊最后表示,他们希望可以调解,但是郑爽方面非常坚决表示不调解。

针对周俊所说信息,时代财经联系郑爽、郑爽工作室,截至发稿时未能有回复。同时,时代财经致电郑爽的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对方工作人员称该案件代理律师赵嘉炜不在,并拒绝了采访。



 
(文/小编)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小编原创作品,作者: 小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sh112.com/jiaoyu/wantuo/36473.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9853277@qq.com。
0相关评论
相关推荐
精彩图片
快速投稿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

我要投稿

投稿须知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9853277@qq.com
人才服务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2021003381号
人才落户上海咨询电话:13370044850

联系地址:上海市天钥桥路329号。热线:133-700-44850

沪ICP备20210033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