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才落户 / 正文

深挖人才引进新政策--月薪7万可落户北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1-14 15:57  浏览次数:568
核心提示: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总部企业、新型研发机构等科技创新主体中承担重要工作,近3年每年应税收入超过上一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一定倍数的(企业注册在城六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为8倍,注册在本市其他区域的为6倍)。

前天,一则"月薪7万以上程序员可落户北京”的新闻火了,其来源是刚颁布的人才引进新政:

根据该新政,满足以下条件的,可申请北京人才引进:

“千人计划”、国家三大奖获奖人。

优秀创新、创业团队主要创始人。

文创、新闻企业负责人、知名作家、导演、演员。

知名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体育解说员。

高端基金管理人、金融公司高级管理层。

双一流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高级职称、高级教师/医生。

世界技能大赛获奖者、急缺的高技能人才。

贡献突出的自由职业者。

上述条件都离普通人太远,但还有两个条件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

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总部企业、新型研发机构等科技创新主体中承担重要工作,近3年每年应税收入超过上一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一定倍数的(企业注册在城六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为8倍,注册在本市其他区域的为6倍)。

知识产权服务机构、金融机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等科技创新服务主体中承担重要工作,近3年每年应税收入超过上一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一定倍数的(机构注册在城六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为20倍,注册在本市其他区域的为15倍)。

北京2017年的职工平均工资还没出,2016年的数据为92477元/年。

也就是说:

对于高新技术企业而言,连续三年应税收入74万(城六区)、56万(其他区)即可申请人才引进,获得北京户口。

对于金融、律师、会计、审计企业,这一门槛则为:连续三年应税收入185万(城六区)、139万(其他区)。

第二个条件中的185万年收入还是相当高的,而第一个条件中的74万,就很具有可行性了。这里的“应税收入”是指扣除五险一金后、交个税前的收入,换算成我们常说的税前收入,还得再加6万块左右。

于是,一个在2016年时税前年收入80万的大型IT公司、独角兽创业公司(满足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总部企业资质)员工,就能申请人才引进,获得北京户口。

如果这个企业的注册地搬到城六区外,门槛还会降低到税前60万。

北京2016年的职工平均工资比2015年上涨8.7%,而程序员们的涨薪速度通常远高于此,于是只要该程序员保持这样的收入和增速3年时间,就达标了。

金字塔尖的“京户“

这个新闻飞速地流传开来,特别是在程序员圈中像是引爆了一颗炸弹。为什么呢?

熟悉北京历来落户难度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得北京户口,最容易的就是在应届毕业时单位解决户口。

和上海靠个人积分落户不同,北京的应届生户口指标通常掌握在各单位手里。

大型央企、强势体制内机构比较容易解决,而体制外IT公司,则没几个户口指标。

北京本土最大的互联网企业——百度,每年招收上千名应届生,大都是名校出身,却只有几十个户口名额。而作为外来者的腾讯和阿里,哪怕它们在深圳和杭州呼风唤雨,但在北京就变得毫无地位。其解决户口的能力,还比不上一些北京本地小国企。

于是,北京的应届生在就业时,往往就面临两难:是选择有户口、但收入相对较低的体制内单位,还是选择没有户口、但收入较高的体制外IT、金融企业。

而一个人要是错过了毕业解决北京户口的机会,就得期待自己成为极其厉害的人物,享受人才引进待遇,才能搞定京户了,其难度是很大的。

举个例子:就互联网企业而言,哪怕是在BAT这样的巨头,也得到T9、P9、T4.1这样的级别,公司才能帮助申请人才引进。

这样级别的人物,税前年收入已高达数百万,在员工总数中占比很少,大部分人一辈子也爬不到这样的级别。

也就是说,在传统意义上,混迹在北京体制外的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无法搞定北京户口。哪怕其收入不错、买了学区房,也大概率会被调剂,而且子女中考时只能考高职、技校,更无法在北京参加高考。

因此,北京户口也被称为全国最难户口。一些事业发展不错的人,也只能在孩子长大后将其送到私立学校、国际学校,走出国道路。对许多人而言,通过自己努力获得美、加、澳国籍和绿卡的难度,都远小于拿到北京户口。

由此可见,这一次的北京人才新政,直接将程序员的人才引进门槛大大降低,从年入几百万的高管下降到年入80/60万,是一次极大的突破。

程序员大翻身

许多人会说:税前80万/60万年薪也是很高的数字啊。

塞冬想说的是:满足该条件的北京程序员数目是巨量的。

根据刚发布的腾讯2017年报,腾讯员工有44796名,员工的总薪酬达到348.66亿元,平均每人的月薪酬是6.5万元。

阿里、百度、华为的水平也是类似的。2016年,华为人均薪酬开支60万元,加上股票分红,年收入过百万的员工数量超过1万人。

当然,这里的人均薪酬比通常所说的税前收入口径更大,包含了公司缴纳的五险一金及培训等福利开支。

但总的来说,就这些巨头互联网企业的北京研发部门而言,1/5至1/3的员工达到80/60万门槛是没有问题的。

更重要的是,北京同时还是独角兽企业大本营。未上市的巨头企业中,前5名北京有4个,前10名北京有5个,前20名北京有10个。

小米、滴滴、美团点评、今日头条、快手、摩拜、ofo、爱奇艺等北京独角兽企业里,也有大量满足该门槛的高级员工。特别是,当未来几年这些企业密集上市后,加上股票收入,跨过门槛的人还将大幅增加。

所以,就不难理解这个新闻为什么能在北京互联网、程序员圈子当中掀起如此大的波浪——原本是北京地位最低、户口最少的体制外群体,如今摇身一变,成为北京要大力引进的高新人才。一下子解决了多年来困扰高级程序员们的北京户口难题。

另外,这个政策也会让北京的毕业生们改变预期,不一定非要去有户口的体制内企业,也可以尝试去大型互联网企业、独角兽公司,过几年就能赶上落户门槛了。

 

毕竟,北京知名互联网企业的应届生工资已经普遍达到25-35万/年,如果一个应届生的事业发展顺利,快的只需要3-5年,就能享受到人才引进待遇。

而那些徘徊在门槛附近,本来打算逃离北京去杭州和深圳安家落户的中年程序员们,也可能也会观望和等待了。

可怕的不只是胡萝卜,还有面前挂着一根胡萝卜的预期。

首都也加入“抢人大战”?

许多人都纳闷了——现在正值全国各大二三线城市“人口、人才大战”的紧要关头,一向喊着“疏解人口”的首都北京,怎么忽然大幅降低了高新企业的落户门槛,这不是跟二线城市抢人才么。

北京本来就拥有全国最庞大的互联网企业、创业企业集群,拥有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IT人才。户口门槛这么一降,高级IT人才岂不是不愿意离开北京了?这让二线城市还怎么玩?

有段子云:

杭州:本科就能落户

成都:本科就能落户

南京:本科就能落户,40岁的也要!

武汉:不只是本科,大专也能落户!

西安:全国在校大学生都能在线落户!

北京:连续3年年薪80万以上的科创企业员工可以落户。你们二线尽管抢,高端人才走了算我输。

按照北京的人才引进新政,科创企业的大老板、投资者、中坚骨干员工,全都能办理人才引进。那么,能转移到二线城市的,恐怕就只剩下低端的外包和杂活了。

有人说,北京这是在对二线城市火热的人才大战“釜底抽薪”,还有人说,过去一年,北京房价跌了15%,这是在官方救市,让那些准备逃离北京的高收入者留下为楼市接盘。

更有人发出疑问:北京历来都是严控户籍人口增量,近年来更是大力疏解"非首都功能”,这样突然放开科技企业落户门槛,和北京的调控目标相悖,因此必有猫腻。更何况新政中只说了“可以申请人才落户”,并没有保证能批准。

的确,大部分人在看新闻时,都不会关注其原始来源。而当我们仔细阅读原始文件时,就会发现其中的“猫腻”。

重新发一遍新政通知的原始链接:

注意其最后一句:

第十九条 本办法自发布之日施行,此前发布的《北京市引进人才和办理<北京市工作寄住证>的暂行办法》(京人发〔1999〕38号)同时废止。

于是,这其实是一个老文件的更替版本。那么,老文件中的人才引进规定如何呢?——继续看原始文件:

这是一个1999年颁发的老文件,

第四条 符合下列条件之一、45周岁以下且身体健康者,可办理人才引进手续: (一)具有本科以及以上学历且取得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的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二)在国内外获得硕士及以上学位的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

很简单,在老文件中,只要是高级职称的本科学历,或者硕士及以上学位,就可以办理人才引进。

于是,这个答案就很明确了:“可以申请办理人才引进”并不代表一定会批准,就像19年前沿用至前两天的老文件一样,只提供了一个口子,并不保证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这个口子。

KPI笼罩下的“进京”路

那么,新政的可期待度到底有多大,会不会只是一个不现实的大饼?我们还是从历史数据来进行分析。

首先,一个许多人都已忘记的事实是:北京户口的获取难度,并非都像如今这般艰难。

上图是历年北京户籍人口变化情况。可以看到,过去20年中,户籍人口的迁入量有两个低谷:

1999—2000年

2014年至今

而2001—2006年这几年,则明显是个高潮。2016年的净迁入户籍人口,只有2006年的42%,2005年的35.3%。

这样大幅变化的原因,就在于法定《城市总体规划》对人口上限的约束。

北京的前两版总体规划分别是:

《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1991年-2010年)》

《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

1991版总规中规定,到2000年,全市常住人口(京户 + 居住半年以上非京户)要控制在1360万以内。最后是以2000年常住人口1363.6万、超标3.6万勉强过关。

于是我们会看到,为了达到KPI,1999-2000年的户籍迁入数量相比1998年骤降。

而在2004版规划中,则要求到2020年,全市常住人口控制在1800万以内,户籍人口控制在1350万以内。

而,当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出来后,大家都懵了。

2010年六普数据,北京常住人口达到1961万,户籍人口达到1257万。提前十年,北京的常住人口就超越了2004年对2020年的预期。

而户籍人口在2010-2020年这十年间,也只有93万的增长空间了,平均每年只有9.2万——相比之下,从2000-2010年,北京户籍人口平均每年增长15.0万。

于是,在2011年时,一则新闻曾让塞冬印象极为深刻(因为即将在2012年毕业):

该新闻中透露了几个关键信息:

2010年11月1日北京全市户籍人口为1256.7万,距离2020年规划的1350万只有93万的距离。按此计算,未来10年每年增长总数只有9.3万人左右。而“十一五”实际户籍年均增长14万人,任务极为艰巨。

2010年1月,北京市发改委主任张工曾提到,北京每年产生大约14万个左右的进京户籍指标,其中有8万个由中央统筹,剩下的6万个由北京自行支配。

外地学生进京获得户籍,只是北京控制户籍指标机械增长的一部分,过去几年在2万人左右。其余的是北京引进人才,或者投资获得户口,以及随配偶以及家属迁入等获得户口,此是大头。

引进人才和随家属迁入获得北京户口难以控制,收紧户籍政策,容易控制的还是学生。

北京人口所所长尹志刚告诉记者,北京主要能限制自己支配的部分,北京对于中央统筹的可以提出一些倾向性意见,但难以控制。

整个北京今年确定的非京籍毕业生留京指标为6000人,比去年下降2/3。上述指标减少仅仅是北京市人事部门控制的户籍指标减少的一部分。

10年前解决一个户口的价格是1万元,近年来随着户籍政策有些收紧,则价格变高。前几年是七八万,再变成10万,目前达到15万乃至20万。

这则曾在7年前让塞冬感到印象深刻的新闻,不仅在于留京指标的大减,更在于其背后的行为逻辑——这是一个层层分解指标、设置KPI的大系统,而最受伤的,就是“最容易控制”的应届生指标。

于是,在过去几年,就很明显的感受到应届生获得北京户口的难度是越来越大。连北大清华的毕业生留京率,也从10年前的70%+,降低到如今的40%+。

而这一切,都说明了KPI的巨大威力。

“可以期待”的程序员留京

如上文所说,北京有人口红线高压,且本次引进人才新政只不过是1999年老文件的更新。

既然1999年“只要硕士就ok"的标准在后面的实际执行中变得越来越高,不是大型互联网企业的高管基本没戏。那本次的人才新政是否还有意义呢?税前80/60万的程序员到底能不能落户?

为了求证这一点,塞冬专门找到一位在北京市人事部门就职的朋友进行确认,其答复大致如下:

“人才引进肯定是有配额的,如果申请的人过多,门槛就会提高。不过北京市的确想改变不适应时代的户口分配制度,会向高收入、高纳税、高科技人群倾斜,用来满足北京的产业升级需求,保持城市竞争力。所以高级码农们对这个新政还是可以期待的。”

更重要的是,北京的人口约束变了。

去年7月,北京发布了全新的《2006-2035年总体规划》,在本次总规中,2020年的常住人口上限从1800万提升到了2300万。

而北京2017年的常住人口只有2170.7万,比上年下降了2.2万。也就是说,在未来3年中,北京还有高达130万的常住人口增长空间。

更重要的是,在本版总体规划中,并没有设置户籍人口上限,只是要求“稳步实施常住人口积分落户政策”。

于是,过去几年为了老版2020总规户籍人口上限而大幅压缩的留京指标,起码在法定总规层面,是可以放开一些了——哪怕放开到2000年代的水平,每年的净迁入落户人数都可以多7、8万。

而全北京税前年收入达到80/60万的高新企业员工,剧塞冬粗略估计,应该在5-10万的量级(根据北京统计年鉴2017,全北京信息服务业从业人数93万,平均年工资15.6万),每年新增进入门槛的人数也就是1万量级。这对当前人口上限大幅提升后的北京落户空间而言,是容易消化的。

但是,也不要过于乐观。

中国大城市非人口普查年份的常住人口统计是很有问题的,以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为例。《2009年北京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公布的常住人口是1755万,但一年后的人口普查,则查出了1961万常住人口,比一年前多出了206万。

上海则更夸张,2009年常住人口是1921万,一年后六普直接把数字提高到了2302万。

于是,吸取过去人口普查的“经验教训”,虽然2017年北京只有2170.7万常住人口,离2020年的新KPI尚有130万人的缺口,但谁能保证2020年的第七次人口普查不多查出一二百万人?

因此,北京的户籍人口、常住人口控制压力还是长期存在的,期待大幅放开落户指标的人不应过分乐观。

一方面,2300万常住人口、建设用地负增长、耕地红线、疏解非首都功能等刚性高压线仍然存在,而另一方面,北京市的经济也需要持续发展,总不能只疏解、不补充养分。

如何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在钢丝笼里跳舞?答案只能是腾笼换鸟。

据可靠消息来源,北京此次的人才引进新政,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政策,而是配合北京的产业转型,“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的大战略。

其道理也很简单,一个占地面积仅2.6平方公里的中关村软件园,就云集了百度、联想、新浪、网易北京、滴滴、浪潮、IBM、甲骨文等巨头的全球总部、地区总部、大型研发中心,2016年的年产值高达1800亿元。

中关村软件园里,建筑面积高达30万平米的腾讯(北京)总部也即将竣工,而阿里巴巴也确定了“京杭双总部”战略,其北京员工数已达一万多。

离软件园不远的小米科技园,建筑面积35万平米,已经封顶。此外,近年来全国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大都也在北京——滴滴、今日头条、美团点评、摩拜/ofo等...

相比起北京疏解的批零市场、低端工厂等业态而言,这些新兴的产业集群,绿色无污染、占地面积很小、而人才密度极大。

对这些新兴企业提供财政、土地、户籍方面的倾斜,就成为北京在多重刚性约束下继续高速发展的必然选择。

从税收上,我们也能看到首都经济结构的转变:全年税收增速仅3%,而高技术服务业、信息服务业的税收则分别实现了25.6%和18.5%的超高速增长。

2017年,全北京共完成各项税费收入12744.5亿元,其中,中央级收入7794.3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912.9亿元,增长3%。

2017年,全市围绕“科技中心”定位,加快“三城一区”建设,带动高技术服务业快速发展,科技服务业完成税收675.7亿元,增长25.6%;信息服务业完成554亿元,增长18.5%。

结语

帝都居大不易,北京户口是海量“北漂”的一个心结。而获取北京户口的难度,则因为种种规划、制度上的客观原因,在过去20年里大起大落。

过去几年,“留京”的难度日益增加,对于在帝都毫无地位的体制外程序员们而言,在落户指标争夺战中,更是处于极度的弱势。

然而,随着疏解非核心功能的持续深入,北京想要在各项硬约束下继续保持经济的健康稳定增长,就需要加快经济结构向“高精尖”的转型,在财税、土地、户籍等方面向高新技术企业倾斜。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如今的人才引进新政,虽然细节还不明朗,但从大的趋势来看,高级程序员们是可以有所期待的。

特别是,和北京历史上的诸多政策一样,在刚开始的几年,入门槛都相对容易,后续就会因为人越来越多而逐步提升门槛。

 这对于期望从北京获得产业转移、人才转移的二线城市们而言,可能会是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成都、重庆、武汉、南京、合肥等,如今都在大力建设液晶面板和芯片制造厂,引进富士康等电子制造公司,同时也在大力扶持和吸引互联网企业,试图建立一套从硬件到互联网的高新产业链。“小米武汉”、“阿里西安”等新闻也让许多人感到兴奋。

塞冬身边的许多朋友、同事,近两年来也因为无法获取北京户口、在北京生活成本太高,而已经或者准备离开北京,去往杭州、成都、西安等城市工作生活。

然而,如果北京也加入到高端产业、人才争夺战中来,给高级程序员们一个“看上去够得着”的预期,而如果程序员们真的看到身边同事走完了人才引进流程、获得了北京户口。那这个“挂在面前的胡萝卜”的诱惑就很大了。二线城市想要获取真正的核心部门和核心人才的转移,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如塞冬此前的许多文章所说,对于高端服务业而言,“集聚”是其最大的特点。加州硅谷也好、北京也罢,只需要一小片城市面积,就能满足全球、全国的大部分互联网服务。只要政府不设置种种约束逼着离开,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都不想让各部门过于分散。

传统意义上,体制外互联网企业在北京是没什么地位的,在各种资源分配上也处于弱势。即便这样,由于北京的人才优势,京外的互联网巨头也在快速扩张北京的研发部门,而新诞生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也大都萌发于北京。

如果北京抛弃传统上不care的态度,转而对这些高新企业施加扶持,那互联网产业集群在京扩大、聚集的趋势就可能会加速。

当然,分析归分析、猜测归猜测,人才引进新政的更多细节,还得继续等待落地。塞冬希望的是,北京能真正突破传统的资源分配体系,将稀缺资源供给给高学历、高技术、高劳动税收贡献的个人,鼓励个人通过自身奋斗改变命运、落户首都。

希望本次新政是个好的开始。

对本次新政其他维度的补充请见下面这个回答,信息量也很大:

 
(文/贝壳)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贝壳原创作品,作者: 贝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sh112.com/news/newsshow-11224.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9853277@qq.com。
0相关评论
精彩图片
快速投稿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

我要投稿

投稿须知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9853277@qq.com
人才服务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21178号
人才落户上海咨询电话:13370044850

联系地址:上海市天钥桥路93号5楼。热线:133-700-44850

沪ICP备110211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