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才落户 / 正文

持续60年时长的户籍制度,因人才争斗而变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2-15 13:10  浏览次数:726
核心提示:持续60年时长的户籍制度,因人才争斗而变化!几年前,有一年春天,作者拿着简历,穿梭在帝国首都高校的招聘会上。然而,在雇主较好的地方,招聘网站是一群来自所有著名学校的有才华的年轻人。除了闲聊之外,作者还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拿到了超过N家知名企业的报价,其中一家对其他企业怀有嫉妒之情。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呢?

持续60年时长的户籍制度,因人才争斗而变化!几年前,有一年春天,作者拿着简历,穿梭在帝国首都高校的招聘会上。然而,在雇主较好的地方,招聘网站是一群来自所有著名学校的有才华的年轻人。除了闲聊之外,作者还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拿到了超过N家知名企业的报价,其中一家对其他企业怀有嫉妒之情。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呢?

 面试伙伴的回答唤醒了梦想家:“我们不是在找工作,而是在找户口。”

 十次中有九次,这位兄弟仍然没有做他想做的事,落户Didu。几年后,我听说他买了天津的落户积分。根植于邻居谁也是直辖市,或或多或少,也弥补了深深的遗憾在他的心里。更有甚者,天津的落户在当时并不容易,高考制度以成本效益而闻名于世。总之,他应该感到满意。

 

 然而,就在几天前,也就是5月16日,一项名为“海河人才”的行动计划诞生了,极大地放松了落户天津的条件。许多人感叹道:成为天津人就像饮用水一样简单!有一段时间,“天津公安”在“争取成为新一代四晋人”的任务下,瘫痪了,无数志同道合的人竞相争夺金门,势头足以吓得人们失去下巴。

 落户不知道他几年前花钱买点钱的时候,他的弟弟是不是在厕所里哭了。

 纵观全国,不仅天津,而且随着“抢人居民”烟雾的不断增加,全国许多一线、二线和三线城市都卷入了这场战争。除了观看不同城市提供的大戏法外,人们突然发现户口不再是一个老问题。更别提西安的“确保落户一天24小时办理手续”和山东的“一人落户,家庭落户”。就连一向冷漠而自豪的北京也为人才开辟了一个绿色的渠道,而“疏浚整风,促进推广”。

 从前,户籍制度几乎是城乡之间、出生地和居住地之间一堵不可逾越的墙,因此人们必须往返于身份证、护照和签证之间。当然,像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不需要多说,即使是三线、四线和五线城市的落户也是很难做到的。就像其他的生活一样,想想落户人遇到的“困难和障碍”。

 凄凉的秋风现在,改变了世界。中国风格的“柏林墙”经历了六十年的起起落落,现在已经到了崩溃的时期。

 在一定程度上,我国户籍制度的诞生有其历史必然性。

 1954年,新中国颁布实施了第一部宪法,规定公民享有“迁徙和居住自由”,可见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人口可以不受限制地跨地区流动。

 当时中国的经济基础实在太薄弱,大力推进工业化已成为国家的首要任务。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在苏联等国家重工业优先发展实践的影响下,中国作出了重工业优先发展的战略选择。

 巨额的初始资本投资是重工业最突出的特征。当时,中国的比较优势在于劳动力,而不是资本。为了促进重工业的资本积累,除了依靠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援助外,中国还必须依靠降低生产成本来内部支持,主要途径是降低原材料价格和工人工资。这就要求降低劳动者的生活成本,所以国家开始对农产品实行低价政策,导致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实质上,这是以农民发展重工业为代价的。

 同时,农业与工业在生产水平上的差距,使农村劳动力具有很强的流向城市的欲望。但是,重工业优先发展的另一面是城市不能容纳太多的就业机会。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二元经济结构的现实将与庞大的人口规模相结合,必然导致城市薄弱基础设施的崩溃。

 从总体上看,为了防止农民在城市中受比较利益的驱动,相关部门建立了户籍管理制度,以限制农村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其标志是1958年颁布的“中华居民共和国户口注册条例”。此后,建立了城乡人口隔离的户籍管理制度,城乡人口分布和劳动力配置开始巩固。在户籍制度范围内,农业生产者既不能随意改变居住地,也不能自行改变职业。

 在一个我们不熟悉的时代,“盲目流动”一词是在户籍制度下诞生的,指的是未经许可离开国家的人,“盲目地流入”没有稳定就业和永久居住的城市。1987年,徐方山导演的同名电影“盲流”,真实而深刻地反映了那个特殊时期的一些苦涩。

 不仅如此,鉴于农村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国家还设置了第二个障碍:一系列福利制度与户籍制度挂钩,从而确保城市生活的低成本,并将移民人口排除在共享之外;城市住房、医疗保健、教育和其他生活基础设施都有独家补贴,移民人口得不到这种福利待遇。

 到目前为止,农村已经成功地束缚了大量的农业劳动力,户籍制度就像“柏林墙”一样,城乡居民之间难以撼动。

 公平地说,在新中国具体的发展阶段,户籍制度的建立确实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特别是在减轻工业化进程中的就业压力、保障城市工业化的优先发展、维护城市社会稳定等方面,也对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协调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户籍制度也有效地避免了按计划向城市居民提供基本生活必需品的失控和无序供应。

 但对农村人口来说没那么幸运。

 持续60年时长的户籍制度,因人才争斗而变化

 未来20年,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和复杂的国内形势,我国二元户籍制度不断强化,加深了城乡居民的隔离,加剧了城乡发展的不平衡,加剧了城乡居民社会地位的不平等。这些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城乡经济发展失衡。

 我们可以从城乡居民收入和支出的变化中找到答案。

 从收入水平来看,虽然城乡居民有不同程度的增长,但城镇居民的增长率明显高于农村居民。以人均生活费收入为例,1957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为235.4元,农村居民人均收入为73元。到197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316元和133.6元,差额从1957年的162.4元增加到1978年的182.4元。

 从消费水平来看,也存在类似的现象。以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例,195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222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70.9元。到197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311.6元和116.1元,差额从1957年的151.1元增加到1978年的195.5元(见表1)。

 收入与支出差距的扩大反映了城乡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农村居民的生活质量明显低于城市居民。

 第二,城乡居民就业机会差异较大。

 建国以来,我国农村在完成土地改革的基础上,相继开展了农业合作运动和居民公社运动,实现了农业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和农业劳动力的集体化。在户籍制度的控制下,农村劳动力不能自由流动进入城市就业,只能在农村从事集体生产劳动,而在城市则实行以统包分配和固定劳动者为特征的综合就业制度,将企事业单位的劳动力和工资安排纳入国家计划管理。由于严格限制农村人口和农民进城,城市居民只能通过城市非农业户口享受“铁饭碗”。

 显然,在就业方面,城乡居民的待遇完全不同。原因可归纳为三句:

 1.户籍状况决定了工人的就业机会。“进场前先分配”和“先城市后农村”的原则导致了就业制度的排他性,使城市非农户口成为城市就业的通行证。2.农民实现“农业转化”的机会太少,难度太大。由于高校招生规模小,农村教育水平落后,即使是“读书变命运”的农民也难以实现自己的理想。3.户籍地位的继承和就业单位的可继承地位使得城乡职工之间的就业隔离具有代际传递的内在特征。

 最后,户籍制度直接影响到城乡职工的福利待遇。

 在城乡二元社会结构下,政府通过政府预算为城市居民提供就业、住房、食品、水、污水处理、医疗设施、退休和养老、公共安全保障、教育等生活必需品,但将农村居民排除在这一体系之外,必须自力更生。不得享受城镇居民,特别是国有企业职工享受的任何服务和福利项目。

 换言之,以户籍制度为基础的福利制度向城市居民倾斜。城镇居民的非农业户口享有一系列的劳动保障和福利,如食品供应、住房、退休养老金、医疗等。这些制度措施提供了制度工资以外的一系列货币和非货币福利,增加了城镇职工的实际收入,而且这种收入在工资之外的份额也在增加。然而,在保障项目、保障内容和保障水平等方面,农村居民不能与城市居民相比。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洞。在看似坚不可摧的柏林墙下,这句话似乎成了事实。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中国大地,也吹走了僵化的户籍制度。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城市轻工业和服务业日益增长,对劳动力的需求不断增加,农村劳动力过剩现象越来越明显,阻碍人口迁移的户籍制度问题也越来越突出。最典型的例子是乡镇企业的兴起,使相当数量的农民工及其家庭开始在城镇工作,并迫切需要在集镇落户工作。

 为了适应新形势的要求,国家开始逐步改革户籍制度,即放松指标控制,逐步转变为准入条件的控制,设定“市场准入”门槛也在不断降低。

 1984年10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农民进入落户集镇的通知”,规定:

 (一)农民及其家庭在集镇申请工作、经营经营服务、在集镇有固定住所、有经营能力或者长期在乡镇企业事业单位工作的,由公安部门准予其永久居住,并及时办理进屋手续,并出具“自理食品Z1X簿”,作为非农业人口。粮食部门要做好增加粮油供应的工作,可以签发“提高粮油供应证”。地方政府要为他们提供建房、购房、出租的便利,住房建设用地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集镇建设规划办理。2.前往落户集镇的农民应事先完成土地转让手续,并应允许回返者以任何理由“返回落户”。

 实行“自理口粮”是我国户籍制度的重大突破。它使长期固定在土地上的农民有权改变职业和选择居住地,打破1958年以来双重户籍制度指标控制的僵局,使城乡人口流动成为可能。

 对于长期抑郁的农村居民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很受欢迎的。因此,在改革开放的东风下,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接一个地\\“户口图书”似乎逐渐无法做到这一点。

 面对日益严重的户籍分离和流动人口管理失控的局面,1985年,公安部颁布了“城镇临时居民管理暂行规定”,决定对流动人口实行“临时居留证”和“入境许可”制度,表明公民开始享有长期居住在非户籍场所的合法权利。

 同年,全国居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了“中华居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条例”,规定“居民在办理涉及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和其他权益的事务时,可以出示身份证,证明身份。”由此,我国正式建立了统一的居民身份证制度,这是对双重户籍制度的又一次重大改革。随着“一人一卡”改为“一户一薄”,户籍制度由“家庭”管理向“人”管理转变。这不仅大大放松了户籍制度对人口迁移的制约和限制,而且也反映了我国公民平等权利和自由移民权利观念的回归。

 但是,从总体上看,直到上个世纪末,户籍制度改革的一系列措施只能说是逐步放松的,双重隔离的属性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持续60年时长的户籍制度,因人才争斗而变化

 在新世纪,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户籍制度越来越难以适应中国经济和社会的不断发展。

 一方面,户籍制度影响劳动力资源的合理配置。

 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各种资源和要素应根据供求变化和利润趋势进行优化,人口流动是优化劳动力资源配置的有效手段。但是,户籍制度仍然阻碍着人口的正常迁移,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难以转移出去,这不仅加剧了城乡发展的不平衡,而且阻碍了国家城市化的推进。

 另一方面,户籍制度延续了城乡居民的不平等地位。

 平等的公民地位和平等的发展机会是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但二元户籍制度的存在无疑有悖于此。“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的差异,实质上对应着一系列福利制度上的差异。虽然在新时期,中国正在努力进行教育、医疗、住房和社会保障等方面的体制改革,户口的一些福利和特权正在被废除或淡化,但户口造成的身份、权利和机会的不平等仍然存在。

 在时代的呼唤下,现行户籍制度改革已成为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为此,2001年3月30日,国务院批准了公安部关于推进小城镇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并开始以小城镇为切入点深入开展,标志着我国户籍制度改革的加快。然后,全国各地都在大胆探索新的户籍改革方案,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见表2)。

 虽然上述户籍改革模式不同,但其总体逻辑是一致的,即要满足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降低城市落户的门槛,使人们作为经济活动的主体可以自由流动,企业可以利用自己的工作,工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工作。

 但归根结底,经济发达的一线城市是人们愿意迁移的真正地方,因为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和更好的前景,即使他们没有机会进入落户或获得居留证。

 以北京为例。2010年,北京的常住人口为1,962万,仅比2000万人口少一步,与2001年相比,平均每年增长643000。其中,2010年北京市非户籍人口7003万人,占总人口的35.7%(见下图)。从改革开放到2010年,北京人口增长了23年,前500万人口增长了23年,而第二个500万人口仅增长了9年,而在第二个500万人口中,近80%是非居民人口。

 从宏观经济角度看,大量的人涌入北方、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但二三线城市的发展和建设急需人才,这也是对人力资源的浪费。

 持续60年时长的户籍制度,因人才争斗而变化

 到目前为止,正在全面展开的“抢人居民战争”再次推动了户籍制度的改革。虽然上面描述的\\“人才介绍”模型在逻辑上基本上是相同的,并不是新的,但这次有两点是不同的。

 首先,“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自2012年以来,中国15至59岁的劳动人口规模开始缩小,此后就失去了控制。这标志着刘易斯拐点的到来和我国人口红利的下降。此时,只有通过更高素质的劳动力来弥补数量的不足,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最佳政策。

 同时,在知识经济和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科技进步在促进经济发展中发挥着越来越强大的作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客观上形成了国内市场对人力资本的前所未有的巨大需求。

 第二,越来越多的城市前景看好。

 当人们关注一线城市时,他们没有注意到二线城市也在迅速发展。继天津、重庆、苏州之后,从2014到2017年,杭州、成都、武汉、南京、青岛、长沙和无锡相继加入“万亿俱乐部”,经济增长率一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同时,这些二线城市的软实力也在不断提高,其中杭州跃升到“新一线”的行列。

 不仅如此,国家的政策也在向二线城市倾斜。2017年,杭州、成都、武汉、南京、郑州、青岛、西安等城市被列入“国家中心城市战略”城市名单,但华北、成都、武汉、南京、郑州、青岛、西安等城市除外。这一战略不仅使上述二线城市达到了新的高度,而且充分证实了它们在本地区的辐射驱动作用。可以预见,未来二线城市的集体崛起将比经济发展趋于饱和的一线城市的前景更令人兴奋和期待。

 为了吸引人才的流入,使二三线城市的经济发展更加平衡,地方政府不仅扩大了“人才”概念的范围,而且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其中开放落户政策首当其冲。事实上,二三线城市以其快速发展、低成本、舒适的居住环境,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

 落户的门槛越来越低,收益越来越大,人们越来越愿意加入,曾经强大的“城市和农村柏林墙”也正在倒塌,取而代之的是全国各城市之间更加合理的劳动力资源配置。

 当然,这很棒。

 不过,现在想要落户天津并不像几天前那么容易。

 随着厚重的斑块接踵而至,入口的门槛几乎被夷为平地,重新建立起来。这似乎也提醒了中国人,中国式的“柏林墙”仍然存在,但很短。

 也许柏林墙真正倒塌的时机还不成熟,或者也许还没有必要彻底倒塌。

 
(文/贝壳)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贝壳原创作品,作者: 贝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sh112.com/news/newsshow-11884.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9853277@qq.com。
0相关评论
精彩图片
快速投稿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

我要投稿

投稿须知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9853277@qq.com
人才服务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21178号
人才落户上海咨询电话:13370044850

联系地址:上海市天钥桥路93号5楼。热线:133-700-44850

沪ICP备110211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