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 / 正文

书法艺术过人之处与讲究 一起来看看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5-23 15:26  浏览次数:555
核心提示:书法和毛笔字的最大区别在于艺术自觉之后的理法系统规范书写,既讲究笔笔有出处,又强调卓然成一家,首先要“泯规矩于方圆”,然后才“穷变化于笔端”,不是兴之所至随心所欲,却也要率性走笔师古不泥,用宋代大文豪苏轼的话说就是:“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都说学画画三年已经像模像样,学书法十年也未必呈现气候。
书法和毛笔字的最大区别在于艺术自觉之后的理法系统规范书写,既讲究笔笔有出处,又强调卓然成一家,首先要“泯规矩于方圆”,然后才“穷变化于笔端”,不是兴之所至随心所欲,却也要率性走笔师古不泥,用宋代大文豪苏轼的话说就是:“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相对而言,绘画尚可以通过技法、色彩、内容来增强表现,书法唯有靠心性来提高修养、修炼笔墨。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霍国强不是天才少年,当然也不例外,他的书法从师古人开始。因为自幼性喜书法,当他立志以一生的代价跋涉于书道的那一天起,就潜心于师法传统的临习。在碑上他是倾注了一定的心血的,酷暑严寒,经年累牍,遍临各家法帖。不受门户羁绊,也不受偏见影响,于碑于帖无不取一种较为开放的立场和姿态。碑帖是碑和帖的合称,其实是两个概念,“碑”主要指汉、魏、唐碑,指的是石刻的拓本,历史悠久,所用书体在隋以前都是庄重肃穆的篆、隶、楷书,丰碑巨碣,动辄丈余高,气势宏伟,适合观赏;“帖”则指名家书札或诗稿,刻印而成,以行、草书及小楷居多,形制较小,易于把玩。两者相辅相成,既有共通契合之处,也自行其是。学碑以壮骨,临帖以养气,这是霍国强的学习心得,也是他从传统中源源不断汲取营养的途径。以碑帖相融,取雄秀相合,是他一贯的主张和追求。
他是比较推崇董其昌的。在书法理论上,董其昌讲究书法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要有古意,认为书法必须熟后能生,所以往往宁可面貌带有生拙之态,也不愿以玩弄娴熟的技法呈现,以表现书法的“士气”。其实董其昌和赵孟頫的字都好看,但是董其昌相对平淡天真,有率意性情流露,甚至还带着点儿生拙的意味。而且董其昌极其重视书法家的文化艺术修养,主张多阅、多临古人真迹,强调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提高艺术的悟性。
所以霍国强除了通常书家耳熟能详的大家,还潜心研究了两个一般别人不太注意的两个人:清代杨沂孙和明代释德清。
虽然霍国强的书法真、行、草、隶、篆五体各具神采,但尤以隶最为得意。当然,他从汉隶入手,到清代及当代隶书各路名家广泛涉猎寻求借鉴,但是不刻板、不泥古,有分析、有鉴别,既扬长避短也为我所用。关键一点就是触类旁通:在汉隶的根基上,把篆书的笔法融入进去,把行草的笔意掺入进去,极尽演变之能事,讲究疏密、长短、粗细、浓淡、枯湿、松紧、欹正、虚实、呼应的关系,强调书写内容的文化信息,经过锤炼后清新的书法语言自然地展现了各种特有的意趣,典雅清刚、潇洒峻拔。
书法艺术应有两个最基本、定义式的标准,其一是书法,其二是艺术.
首先是什么叫书法.其实书法在古代就叫“书”,如传为王羲之的《书论》、王僧虔的《论书》、陶弘景的《与梁武帝论书启》、孙过庭的《书谱》,而后叫《书法论》、《书法谱》.书法家叫“书人”或“能书人”.
到了宋代,董道在《广川书跋·徐浩<, 开河碑>,》中,才提出“书家”的称谓,他说书家贵在得笔意,也未称“书法家”.
古代的“书法”多指“写”的方法技巧.现在的“书法”也包含书写的方法技巧,但更多指书法作品、书法艺术.书也好,书法也好,必须是书写汉字,不能把绘画或诗歌叫做书法.说好的绘画叫“无声诗”,那只是比喻,画毕竟不是诗,书法也不是画.既然是书写汉字,那么汉字就必须标准.甲骨、大小篆、隶、楷、草,都要符合标准(但不是于右任的“标准草书”),绝不可“独创”.“标准”就是古人规定这个字怎么写,必须怎么写,不可写牛作马,也不可把三点水写成四点水.或者有人问,古人可以创造,把篆改为隶,把楷改为草,甚至书写时多一点少一点,今人为什么不可独创?答曰:古人可以,今人不可以.其原因有二,一是因为原始时代无字,人必须创造文字,文字一旦创造出来,约定俗成,大家必须全部遵守,才能传达交流.如果有人再创造,必有人不认识,必定影响交流,那就失去文字的意义.书写不方便,于是要改,到汉末魏晋时的“正书”出现,书写已方便,也好辨,便已定型.正如《宣和书谱》上说的“在汉建初有王次仲者,始以隶字作楷法.所谓楷法者,今之正书也.人既便之,世遂行焉.三国钟繇,乃有《贺克捷表》,备尽法度,为正书之祖.晋王羲之作《乐毅论》、《黄庭经》,一书于世,遂为今昔不赀之宝.”汉字到了钟繇、王羲之手中,已完全定型.这正如国界,一开始马跑到哪里,碑竖到哪里,哪里就是国界.但到了后来,国与国之间的边界一确立,就不能论文范文变.近几十年前,汉字改革委员会根据草书简化了繁体字,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一是东南亚很多国家本来使用汉字,不认识简化字,对此大为恼火.我去作过调查,人家说:“我们学你们的汉字,你们自己变了,我们怎么办等”很多人对中国文化失去了学习的信心.二是古文献上的繁体,今之年轻人不认识,他们要学繁体和简体两种文字,这就加大了难度.所以,汉字从汉末魏晋的正书出现后一直不变,稍“变”就有大损失.
至于草书、篆书、隶书、行书都早有标准,都不能变.如果变了,就是胡来,就会造成混乱.
于是可以得出结论:书法最基本的标准是书写标准的汉字,否则便不是书法.至于是不是艺术,还另当别论.我们无权阻止你“创造”,但你“创造”的如果不同于汉末魏晋以来的汉字,就无权叫“书法”,也不必叫“书法”.为了显示你独创的“伟大”,也应在书法之外确立一门艺术或什么学科,你就是创始人.可是,你的“创造”又何必叫“书法”呢?如果你叫它“书法”,那就必须学好汉字,写规矩的汉字.
再谈艺术.其实书法本包含艺术的成分,书法不等于写字.谈艺术,即突出其艺术成分.外国人写他们的字也有美丑优劣之分,有的写英文、俄文,也相当漂亮,但那不是这里讨论的“艺术”,它们仅是形式上的漂亮.凡物若仅求形式上的美,那是不是艺术还成问题,若是艺术,也是浅薄的,其美仅是一种花样而已.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卷二中说:“凡事物是能垂久远者,必不徒尚华美之观( 即形式美),而要有切实之体.”“切实之体”才是艺术家要追求和努力达到的.书法作为艺术,若无“切实之体”,绝不可称为艺术.若再追论文范文样,那才叫丑、恶、怪、俗、赖.
“切实之体”的实现,首先要有从古至今而形成的一套具体而微的技法.书法艺术不是技术,但若无高超的技术,则无艺术.先要掌握技术,要花很多时间习练、研究、切磋到熟练掌握之后,再进一步则是忘掉技术.古人说的“无意于书则佳”,苏东坡说“我书意造本无法”,傅山说“期于如此而能如此者,工也;不期如此而能如此者,天也等”都是彻底掌握技术之后说的话.一开始学书时,若“无意”、“无法”就根本不行.到了一定境界,一提笔就想到“法”、“意”也不行.这个问题不谈,先谈标淮.
第一个是形而上的审美标准.从古至今,凡称书法者,必“正大”也.王羲之、颜真卿、虞世南、柳公权以及苏、黄、米、蔡,无一不如此.岂有邪小可称为艺术者也.然而当代风书就是邪而小,歪歪扭扭,描头画足,一股子邪气、小气.世界上的事,邪、小只能得逞于一时,不正而大,岂能长久.
其次是风格.风格有雄浑、苍厚、古拙、秀雅、清润、潇洒、雄强等等.这问题身为常人所知,暂置而无论( 但是也有很多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其三是“秀骨”.我已撰专文谈过这个问题.书法以及所有的艺术品,其文野之分、雅俗之别,惟在有无“秀骨”.潇洒、秀润、清新一路书法固然必须有“秀骨”,雄厚、刚强、古拙一路书法也需有“秀骨”,否则便会流于恶俗.颜真卿的书法以雄强著称,然而古人评他的书“雄秀”、“雄媚”,骨子里仍是秀的.南京的书法家武中奇,其书雄浑、苍厚、大气都超过林散之,但其艺术总的价值远不及林散之,也就是因为林散之书法有一点“秀骨”,而武逊之.

书法的标准很多,但只要在技巧掌握之后,具备“正大气象”和“秀骨”两方面,基本上就行了.

但是我要提醒当代有志于书法的人,也就是“一点注意”:切不要把“创新”看得太重,甚至可以完全不提“创新”.古人书论千千万,几乎不提创新,他们只谈“九势”、“八法”,谈“十二意”、“八诀”、“三十六法”,谈“心正气和”以及“神、气、骨、血、肉”.而且,甲骨文书法在殷代达到顶点,“正书”在魏晋达到顶点,后人皆无法逾越.唐不如晋,但唐人楷书仍有一点发展;宋不如唐,之后则一代不如一代,元以后几乎没有任何“新”意的书法家.赵孟頫是了不起的书法家,他的书法有创新吗?可以说毫无创新.他的书“根柢钟王,而出入晋唐”,如果说有的和钟、王不同,那是他学不像,而不是创新.他自己说的“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他没有变化,但他是历史上的大书法家.有人说清代金冬心书法有创新.创新在哪里?还不是从“二爨”来,顶多再加一点《天发神谶碑》.郑板桥书法自称“六分半书”,还是从古人那里凑来.元以后大名家书法无一创新,今人更不要想“创新”,把字写好就行了.你把字写好,学钟、王、颜、柳、苏、黄、米、蔡,学得好,你就是当代大书法家.赖少其应该是当代很不错的书法家,功力很好的.有人说他的书法学过“二爨”和《天发神谶碑》,他说:“我没有学过‘二爨’,也没学过《天发神谶》,只学金冬心一家,而且只学金的七个字.”元以后,凡是想创新而又真的“创新”的写字人,尤其是当论文范文字人,他们不努力于传统书法的学习和锻炼,而“创出的新书法”,有人认为是“取悦于一时”,我看连一时也没“取悦”,只是“取恶”于一时,热闹于一时,只可列入“五花八门”之列,不可称之为“新书法”,更不可言“风格”.这“五花八门”,不久也就灰飞烟灭,进入垃圾堆了.如前所述,赵孟頫书就是“王字”而已,毫无创新.但他的功力很深,结果,他不但是元代大书法家,也是千古大书法家,这还不值得深思吗?
 
(文/王倩)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王倩原创作品,作者: 王倩。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sh112.com/news/newsshow-15900.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9853277@qq.com。
0相关评论
精彩图片
快速投稿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

我要投稿

投稿须知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9853277@qq.com
人才服务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21178号
人才落户上海咨询电话:13370044850

联系地址:上海市天钥桥路518号14楼。热线:133-700-44850

沪ICP备11021178号